《陆家嘴》杂志专访彬元资本周平:在“交易市场”里坚持价值投资

2016-03-31Bin Yuan Capital 彬元资本

       转业军人、全军运动会跳高冠军,33岁才出国读本科,可能是中国拿到CFA证书的第一人,美国通用电气(GE)资产管理全球高管……彬元资本创始人周平的经历充满了传奇色彩。近日,《陆家嘴》杂志记者在彬元资本的浦东办公室里专访了周平。
 
       2012年,周平离开了供职17年的通用电气,创办了彬元资本。“我之所以当时离开GE,主要有两大原因。首先,美国优秀的资产管理公司基本都是依靠一两个核心人物做起来的,我也希望把投资做成一份自己的事业,再不开始就晚了。而且有了这么多年的投资经验后,我认为自己的投资风格是可行的。”
 
       离开GE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基于市场的判断:海外资金在A股市场中的配置仍比较低,A股总市值在3.5万亿美元左右,其中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份额仅占1%,随着资本市场的开放,将来会有更多的海外资本注入中国市场,所以中国市场有非常巨大的上升空间。
 
       周平离开GE时,曾和他一起创造了辉煌业绩的核心团队成员也跟随他一起出来,包括一个助理经理,三个研究员,这样一支稳定的优秀团队让他更有信心。
 
大龄本科生
 
       军人出身的周平身材高大魁梧,身上有着军人特有的坚毅和稳重。周平从军时成为一名军队系统运动员,曾经在第四届全军运动会中拿下了全军跳高冠军。回忆当时的经历,周平非常感慨,称自己是“上山下乡”大潮中失掉正式教育机会的“被淘汰的一代”的一员。
 
       但即使是那样一个时代,周平并没有放弃自己,他坚信必须要学习,“我当时就觉得必须得学一样东西,总有一天会用的”。在那些艰苦的日子里,喜欢数学和英语的周平坚持自学。进部队后自学数学变得非常困难,但是英语他十几年如一日,放弃了娱乐和休息时间,就这么坚持了下来。
 
       1987年初,周平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在上海的一家购物中心工作。在那时的出国留学和打工潮中,学英语的他面前只有两个选择:澳洲和美国。因为一心想读书,周平选择去了美国。“当时签证排在我身边的都是年轻人,基本都是读博的,很少有像我这样读本科的,而且还是在这个年纪。”周平回忆道。第一次签证,被拒;六个月后,再次去签证,同样被拒。也许换作别人可能早已放弃,但是部队出身的周平身上有着军人特有的坚持。终于,第三次签证通过。199133岁的他到了美国。到美国后,一位在美国读经济学博士的朋友劝他不要浪费时间,这么大年纪即使读博士都未必能找到工作,更何况读本科呢?周平自然不会听这样的劝告:“读书是我的理想,我一定要坚持下来!”于是,周平开始了西北大学6个月读书、6个月工作的半工半读的生活。
 
       初到美国学习和生活的艰苦自不必说。凌晨结束打工回到宿舍睡一小会,然后就起来开始一天紧张的学习,结束后再去工作。这样的生活,他坚持了两年。而且,整个大学期间,周平一直保持着优秀的成绩。
 
       1992年,周平开始在道富银行(State Street Corp)工作,做的是后台的基金财务,也是在那时候,他第一次接触了投资。“当时觉得投资这件事太有意思了,决定一定要去做投资。”就这样,周平又给自己定下了另一个目标。
 
       结束在道富6个月的工作后,学习贸易和财务的周平开始准备转向投资,之后在不同的公司积累了投资的工作经验。
 
       从军经历、运动员、成熟稳重、成绩优异,凭着这几点他被GE资产管理公司看中,1995年,他以全球分析员的身份成功加入美国GE资产管理公司,正式开始了17年的投资生涯。
 
       2002年,GE设立了中国基金,由周平管理;2005年,周平回国。在创立彬元资本之前,周平已经成为美国通用电气资产管理公司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负责管理GE全球新兴市场基金、GE中国AQFII基金及港股投资组合,资产规模达50亿美元。
 
价值投资,逆向思维
 
       现在起步不久的彬元资产管理规模为4亿多美元,目前彬元管理的大部分资金来自海外。这和周平及其团队的丰富海外背景有关,但更重要的是,彬元的投资风格国内客户要接受还需要一段时间。
 
       周平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资本积累速度太快,导致国内客户对资本回报期望太高,所以,国内主要是“交易市场”,并非真正的“投资市场”。“很多管理人每天都在考虑是减仓还是增仓,有些客户恨不得第二个月钱就能翻倍,每天都必须获得正回报。持有这样心态的客户占很大比例,所以我们这种投资风格更适合海外客户。”
 
       另外,周平还指出,国内很多公司不是靠内在生长例如技术提升、品牌树立等创造业绩,而是过度依靠从资本市场融资;而且,中国A股市场在管理层面几乎没有保护少数股东这个概念。

 

     “所以很多人说我们能够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实行价值投资,是非常勇敢的。但是,其实价值投资的回报并不低。”周平说,“如果从很早就开始持有美的、茅台、格力等的股票,持有到现在所获得的收益并不比每天花精力频繁交易低。投资回报能够长期超过投资资本成本的公司股票表现肯定能够跑赢大盘的,上面提到的格力等公司都是如此,但关键是否能够有能力和眼光发现这样的好公司。”

 

       那么如何寻找这些好公司呢?周平十分看重逆向思维:“要寻找能够为投资者创造价值的公司,投资必须要和市场想的不一样。如果一家公司大家都说好,那肯定是没什么机会的,要学会‘在人少的时候上车,在拥挤的时候下车’。”

 

       目前,彬元资产还没有涉足国内投资人海外投资业务,但周平表示,这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因为市场是没有国界的。“对我们来说,资金的流动没有国界,客户的来源也没有国界。”在这样国际化视野的指导下,彬元资本已经和韩国合作成立了一个公募基金。

 

投资大师必须靠时间沉淀

 

       采访之前,周平一直谦虚地强调,自己还不到“出来说”的时候。他认为,一个投资者形成自己的投资风格,不是一年、两年也不是五年、十年的事,而是要经过很多年的时间沉淀。“像巴菲特这样经过了几十年磨练和市场周期的投资家才有资格讲述自己的经验,很多曾经拥有十几年辉煌业绩的基金经理也有可能出现重大失误事业突然走向谷底。”周平说。

 

       周平喜欢收藏。不过和很多大佬不一样的是,他收藏的大多不是名贵艺术品,而是“有时间沉淀”或者十分独特的东西,很像他对投资的态度。

 

       走进周平的办公室,迎面即是摆着的一个航母模型;左手边是一个巨大的充满年代感的山西农村的嫁妆盒,这是他从一个朋友那里淘来的;往里走,墙上挂着古色古香的雕花木门;还有真人高的战斗机模型、军队主题的油画、中国书画甚至蝴蝶标本。

 

       最特别的,是他收藏的酒店房卡,密密麻麻整整齐齐地夹在两块玻璃板间。这些酒店房卡大部分是他在GE资产管理任职时在全球各地出差收集的。“这些房卡能够提醒人很多过去的事情,有一种时间的沉淀在里面。”周平说。同样有时间沉淀的是他收藏的各个年代的老式电话机,“放在一起就是电话机的变迁史,非常有意思。”

 

       星巴克的管理模式周平极其推崇:“一个如此庞大的企业能够让顾客走进每一家店都有差不多的体验,这是非常难得的,而且星巴克真的把咖啡做成了一种文化。”所以,世界各地星巴克杯子也是他的藏品之一,目前,他已经收藏了世界各地三十多只星巴克杯子。周围朋友知道他这个爱好,从国外回来也会帮他带杯子回来。

 

       虽然中国有数不清的私募、资产管理公司,但周平对彬元非常自信。“像我们这样有海外背景又深刻了解中国市场的并不多。投资本来就是长期的事情,我们希望用未来10年打好坚实基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