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早报》:“三桶油”和中铁建领衔 央企加速发行美元债

2013-05-07Bin Yuan Capital 彬元资本

       正值摩根士丹利“唱空”中国国企之际,又有一家央企加入了发美元债行列。


  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601186.SH,01186.HK,中国铁建)日前发布公告称,建议发行公司担保美元票据,“打算于大约2013年5月6日起向机构投资者展开一系列路演简介会。”


  此前一个月,在国务院国资委关于“积极探索境外债券发行”的要求之下,中石油、中石化、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00883.HK,中海油)刚刚相继发行了20亿美元、35亿美元、40亿美元债券。


  其中,中海油的交易,被英国《金融时报》称为10年来亚洲规模最大的国际债券发行交易,也中国国有企业迄今发行的最大一笔国际债券,而且适逢苹果和IBM等美国企业也在同一周发行巨额美元公司债券。(编注:根据Dealogic的数据,亚洲企业史上最大的一笔债券发行当属2003年和记黄埔国际的50亿美元债券发行。)


  国泰君安证券宏观债券首席研究员姜超昨日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人民币正在升值,而美国利率目前比较便宜,现在发行美元债是一个好时机。”


  彬元资本总裁、原美国GE资产管理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周平也表示,“越来越多的央企选择在当前发行美元债,是一件好事情。”


  央企美元债频获超购


  周平告诉早报记者,“目前人民币是高估的,总有一天要回吐人民币的红利。当前的形势下,人民币不下来,经济是很难恢复的。自从去年开始,据我所知,有不少人在卖美元买人民币,想迫使政府不让人民币往下走。”


  “但是到头来,人民币还是要调低的,这个趋势不会变化。所以,在人民币要贬值的趋势下,应该去借美元。”周平说。


  不少央企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中海油上周发行了总额40亿美元、四档不同年期的美元计价债券。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海洋石油大规模的债券发行获得了五倍的超额认购,来自大型美国机构投资者的认购需求强劲。”(编注:中海油母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昨日宣布,与英国天然气集团(BG集团)签署系列协议,向BG集团每年采购500万吨液化天然气资源,为期20年;并将以19.3亿美元增持澳大利亚昆士兰柯蒂斯液化天然气项目的权益。此次合同签署后,中海油总公司的中长期液化天然气合同量将达到每年2160万吨。2012年,中海油液化天然气进口量为1100万吨。根据最新一系列协议,中海油总公司将增持昆士兰柯蒂斯液化天然气项目第一条生产线40%的权益,将原有10%的权益提升至50%;中海油总公司将增持BG集团在昆士兰州苏拉特盆地瓦隆矿区部分区块所辖资源量和储量20%的权益,将原有5%的权益提升至25%;中海油总公司将获得BG集团在昆士兰州博文盆地和苏拉特盆地部分上游区块25%的权益;中海油总公司将拥有参股昆士兰柯蒂斯液化天然气项目未来一条生产线不高于25%的选择权。)


  此前的4月22日,中国石化(600028)宣布,为境外全资子公司Sinopec Capital(2013)发行的35亿美元债券提供无条件及不可撤销担保,而此次发债融资的所得款项净额将被贷款给中国石化,主要用于收购中国石化母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的海外资产。华尔街日报称,这笔35亿美元债券发行交易,认购金额超出发债规模四倍。


  此外,中石油的子公司CNPC General Capital也于4月初发行了20亿美元计价债券。华尔街日报称,“一位消息人士表示,中石油子公司的这批债券获得了10倍以上的超额认购,认购规模达到205亿美元。”


  姜超告诉早报记者,现在海外投资者购买中国的相关资产,一般都选择中国政府或者和政府相关的,比如国企,主要有政府信用做保证。


  另有分析称,中国能源企业发行的债券对全球债券投资者构成吸引力,因为这类投资使他们有机会搭上中国内需增长的顺风车。另外,由于主要央行实施货币宽松政策,全球收益率保持在低位,而一些中资企业发行的债券收益率较高,这也吸引了投资者。


  “大摩唱空影响不大”


  数据提供商Dealogic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今年在债券发行规模上遥遥领先于亚洲同行,而且不久就将超过2012年的发行总额。2012年全年,中国企业募资4760亿美元,而亚洲企业募资总额为8810亿美元。


  中国企业在美元债券发行规模上也居于领先地位。2012年,亚洲企业总共发行1310亿美元美元债券,其中292亿美元来自中国企业。


  虽然中国企业发行美元债的热情很高,但是国际投资界对中国迅速膨胀的债务一直保持警惕。


  香港经济日报昨日报道称,“摩根士丹利加入唱空行列,认为中国国企的信贷质素正在转坏,下调中国投资级别债券的投资建议至中性。”


  摩根士丹利还指出,中国国企的杠杆在提高之余,企业资产回报却在下降,以企业年初现金减除短期债务再加上自由现金流计的资金缺口正在扩大。该行同时认为,杠杆上升也未必需视之为可引发系统性危机的长期问题,只要增长反弹,即可令信贷质素改善。


  不过,在周平看来,摩根士丹利并不是评级机构,它的这个评价影响不大,不会影响中国企业发美元债的利率。如果是评级机构下调,那么中国企业发债的利率就得提高,成本也将增加。



返回顶部